向东

[安艾]成为骑士的一天

骑士安迷修和红龙艾比
中世纪奇幻的设定
甜饼

安迷修恪守骑士道。所以在公布骑士团的名单时,他的名字出现上面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“现在,我授予你骑士的称号。”
安迷修谦卑地低下头,单膝下跪接受这一刻。他正式成为了骑士团中的一员,前襟别的是精铁打造的玫瑰徽章,双剑收于剑鞘,盔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旁边是为他配备的良马。
在众人的欢呼和注视下,微笑的他牵起马绳,步履生风。


    
而他回到住处的第一件事。
——“艾比小姐快看!在下有马啦!!!”安迷修一手推门,一手牵着一脸“这人有病吧”的马冲进了屋,受封时的严肃表情荡然无存,“是真的马诶!可以骑的那种!”
他口中的“艾比小姐”是一只龙,西方神话中强大的存在。但是,大概谁都不会把眼前这位娇小的少女和恶龙联系在一起。
少女转过头,以“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别烦我”的表情看着安迷修,架不住安迷修渴求夸奖的眼神,还是小声地喃喃了一句。
“恭喜你。”
“在下有马了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可以成为艾比小姐的守护骑士吗?”
安迷修右手放于胸前,左手背后,俯身,抬眼。眼中闪着星星点点的细碎的光,那么谦顺,那么虔诚。
“我可是红龙,不是什么金龙银龙,而是站你的对立面的红龙,代表着邪恶与正义水火不容的存在!你这个人是不是笨蛋啊!”艾比双手插在腰间,脸颊气鼓鼓,“收养了一只红龙已经足够让骑士团把你审判个几回了,想要成为红龙的守护骑士更是不!可!理!喻!”
她的脸变得越来越红,大概是因为生气,也许其中也夹杂着其他情绪。
“可是…”
没等安迷修说完,艾比就离开了。圆头鞋踏在木质地板上,发出“嗒嗒”的声音。每一声都踏在安迷修的心头。
“可是艾比小姐您明明那么善良。”安迷修站直,向着门口望去,看着那跑向森林的身影歪头轻笑。

  
 

见到艾比的那天,天气很好。安迷修在森林中巡逻,对于候补骑士来说这是很差劲的任务,更像是刁难一般,因为森林中住着一只红龙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。
而安迷修在如此广阔的森林中真的遇到了这只的红龙,这真是足够巧合,足够戏剧性了。
幼狼恐惧又无助的哀嚎声,与巨型生物发出的喘息声。
体型硕大的红龙,鳞片在树枝间漏掉的阳光中闪着微微的荧光,那双利爪是如此粗壮,毫不费力就可以杀死一人,更不要说一头幼狼了。
从小到大,几乎所有人都说着红龙与蓝龙的邪恶事迹,即使师父讲过要用自己的心去判断事物,但那些话语也已在安迷修的头脑中扎根。
英勇——保护弱小。
安迷修拔出双剑,身体前倾。他知道与龙对抗是多么的自不量力,但他无法对弱小放着不管。
但在他冲出的那一刻,红龙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少女。
“姐有那么可怕吗,真是的。快过来,我给你治疗。”少女有着一头红色长发,顶着一根大大的呆毛,她蹲在幼狼面前,手放在幼狼受伤的腿上,为其疗伤。
反应过来的安迷修立即停下,由于惯性和震惊,没有收住腿。他的脸先着地,亲吻了大地。
感觉到身后的动静,少女回过头,眯起眼。
“这个白痴,是谁呀?”
安迷修起身时,一只白嫩的小手伸到他眼前。
“站的起来吗?要不要姐拉你一把。”
命中注定——安迷修是这样评价这段相遇的,骑士喜欢这种关于宿命的言论。
  
  
  
时间回到现在。
街道中心出现了混乱。
“请问可以告诉在下发生了什么吗?”安迷修蹲下询问街边的孩子。
小男孩没有抬头,嘟着嘴不满道:“街上有一头红龙,骑士团已经过去了。妈妈说危险,不让我去。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看到龙,我不想那样,我也想看。”
没注意到安迷修愈加紧张的表情,小男孩低下头,自顾自地继续说着。
“安迷修大哥哥,你见过龙吗?艾比姐姐呢,她那么可爱,一定见到过。哥哥你说对吧?”
小男孩抬起头,笑得灿烂。
一向冷静的安迷修慌了神,他向后踉跄了几步,然后发疯一样地向街道中心跑去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少女跌坐在地上,愤怒地望向眼前持剑的人,她身上布满伤口,鲜血从中漫出。
布满华丽锻纹的剑尖直指她的双眼,白银盔甲的反光刺得她眼睛痛,骑士长那丑陋的笑脸和戏谑的笑声更是让她难以忍受。
“邪恶的红龙?哈,曾经毁了我的村庄,如今的样子真是难看?快起来用你的尖牙刺进我的身体,啊?就像你们当年做的那样。”
“哈?本小姐从未做过那种事。”
“快点承认吧,这样我们就有理由杀了你,杀死一只邪恶的红龙,那将是至上的荣耀,并且意味着无尽的财富。”
另一名穿着华丽的骑士走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钢制的靴子碾在她的手上。
艾比不能变成龙身,周围有平民,那些自她搬进安迷修家送她面包,陪她玩耍,给她讲故事,叫她知识的平民。
他们的眼中情绪复杂——不可思议,恐惧,担忧,无助……他们被骑士铸成的人墙挡在外围,不知所措地望着艾比,他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帮忙。
接受一个善良可爱的少女是邪恶的红龙的事实,挺难的。
当她准备接受被杀的命运时,那个人出现了。
他轻易地突破了那群骑士,轻易打掉了骑士长手中的剑,毅然地挡在艾比的身前,站在骑士长的对面。
“身为守护骑士却让自己的爱人受到这种遭遇,是在下的失职。”
失去武器对于骑士来说是一种羞耻。骑士长因此愤怒,眼睛上布满血丝,他对着安迷修大声吼叫。
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!?身为一名骑士却站在骑士团的对面,并且与我对峙!?你身为骑士的荣誉呢?”
安迷修的嘴角勾起弧度。
“骑士的荣誉?您还真好意思说。师父说的没错,现在的骑士团已经不是过去的骑士团了。在下虽然不擅长想复杂的事情,但是在下还有自己的眼睛去看。法律的腐败,对秩序的忽视,权位的斗争,欺负弱小,自认为高人一等……
“谦卑Hamility  
荣誉Honor 
牺牲Sacrifice
英勇Valor
怜悯Compassion 
精神Spirituality
诚实Honesty
公正Justice
你们还剩下了什么?”
他抬头,卧剑的右手抬起,剑尖直指骑士长的眼睛,眼神从未有过的坚定。
他喊道:
“………”

 

“如果没有公理,那么在下便是法律!如果没有公平,那么在下便是正义!”
艾比学着安迷修的样子喊道。
“姐,这台词好中二啊。”埃米托着下巴,看着自己的老姐。
“别说了,艾比小姐……”
安迷修蹲在一旁,捂着脸,脸红到了耳尖。
窗外的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那是一个小镇,小镇有着一个骑士团。
骑士团的团员们都谨遵骑士道。
骑士团的团长叫安迷修,他有一位爱人。
他的爱人是一位红龙小姐,叫艾比。

评论(11)

热度(48)